紙廠停機,降價,一場大混戰拉開序幕

玖龍停機,山鷹停機,外廢入境,紙價大降,紙廠切入下遊市場!終于,紙包裝産業鏈的一場大混戰拉開了帷幕。

該來的總是要來,誰也逃不脫。

停機,降價,紙業市場撐不住了

停機,停機,又是停機,過去半年時間,紙廠停機的新聞已經提不起大家的興趣了。近日,玖龍,山鷹紙業相繼發出大規模停機信息,原因自稱是原料短缺,但下遊行業還是很清楚,是紙賣不動了。

與此同時,原紙的價格開始明顯松動。眼瞅著市場萎靡不振,一些中小紙廠趁機搶先降價出貨,瓦紙出現了200左右的下調,個別廠家給出的優惠幅度更大。

2018年來,紙廠不惜拉高國廢來維持原紙高價的策略。但下遊市場完全不吃紙廠的漲價套路,導致紙廠庫存壓力加大。當停機也無法擺脫庫存壓力的時候,又一場紙業大地震在所難免。

悲劇是怎樣造成的?

2016年來,中國長達十年的樓市泡沫和貨幣大放水,終于走到了日暮途窮的時候。房貸,車貸和歲月靜派們在虛假繁榮的泡沫狂歡中,將幾代人的積蓄揮霍一空。“取之盡锱铢,用之如泥沙”財政政策嚇跑了大量外資企業,也拖累了無數制造蛋糕的民企。實體行業在一次次被摁在地上摩擦的痛苦記憶中改變了心性,連改革開放後對搞實業最爲醉心的那一代企業家,也被攆上了脫實入虛的不歸路。

2016年開始,國人揮霍無度的惡之花開始蔓延開來,實體賺不到錢,老板們債台高築,持續擴張了三十年之久的市場開始收縮,很多企業面臨著清算式危機。

彼時,中國的造紙行業一片哀鴻,紙價持續低迷,紙廠90%的負債率遠超過70%的國際警戒線。但是,一場意外,改變了結果。環保風暴與供給側改革象投進溫水池裏的幹冰,強刺激之下,紙包裝生態圈開始沸騰了!

市場仿佛失去了監管,紙價一日三漲,有錢也買不到紙,位居上遊的造紙業賺得盆滿缽滿,甚至把未來十年該賺的錢,一次性賺到手。然而,一條曆經三十年風雨同行,打造而成的萬億産業鏈生態,也被破壞殆盡,一場又一場紙災呼嘯而來!

一場大混戰拉開帷幕

今年上半年,包裝紙需求以兩到三成的倍率加速萎縮,畸形的國廢與原紙價格大大地破壞了紙包裝産業鏈的生態圈。沸騰的環境之下,一些生命力不強的企業勢必被掃地出局。

1,中小紙企業毀于國廢炸藥包。中小紙企一直以來以靈活多變的銷售策略,混迹于規模宏大的中國紙業市場。但在需求極度低迷的情況下,中小紙廠勢必受到大紙廠的狙擊。目前,3000/噸高價收儲的國廢,成爲中小紙廠毀滅自己的炸藥包,大紙廠何時引爆,可能爲時不遠。

2,中間商死于炒紙堰寒湖。過去兩年,紙價一次次瘋狂跳漲,市場投機情緒高漲。在紙價高漲時間,很多出庫存原紙並沒有直接落在用戶手上,而是落在中間商手上。隨著這種炒紙現象變得越來越瘋狂,中國造紙行業已經形成一個高危堰塞湖。需求不振正令堰塞湖壓力加大,一旦紙廠降價出貨,紙貿商將面臨滅頂之災。

3,紙板廠面臨一二級廠的兩面夾擊。目前,山鷹,玖龍,榮成等紙包裝産業鏈上的一級企業,正加快向下遊産業鏈延伸的步伐,而價格優勢則是其摧毀紙板廠的法寶。同時,紙板廠拼命擴張産能之後,下遊三級廠的客戶逐漸被二級紙箱廠蠶食。面對兩面夾擊,二級紙板廠迎來了戊戌之變。

4,二級包裝印刷企業有機會。非常幸運,上半年二級包裝印刷企業對于原材料漲價非常更改,大量囤貨現象比較少見。如今,面對嚴重供過于求的紙業市場,他們逐漸找回主動權。一旦紙價大幅回調,贏利空間將得到改善。與此同時,下遊客戶小批量,新包裝,隆成本需求,也給企業帶來了新的機會。

5,三級包裝廠被迫轉型。過去的二十年,由于中國商品極大的豐富,加上超前消費導致的繁榮,三級包裝廠有著廣闊的生存空間。如今,原材料漲價,人工漲,廠租房,散亂汙整治,三級廠已經失去生存空間。但是,三級廠船小好掉頭,努力向服務型,創新型企業轉型,逐漸融入2.5工廠或産業生態鏈,未來前景不可小看。(2018-07-17 來源:包裝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