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雙11”,海量快遞包裝能“綠”起來嗎

預計快遞將超10億件,包裝原材料上漲倒逼電商平台快遞企業直面存在的問題

超過10億件!這是國家郵政總局最新預測的今年“雙11”期間(11月11日至11月16日)全行業的快遞處理總量。

快遞行業似乎搶了今年“雙11”的風頭:不僅因爲即將創紀錄的快遞總量,還因爲近期一系列與快遞相關的新聞:中通、韻達等快遞公司表示因運輸成本、人工成本和原材料價格上漲而調整快遞價格;衆多網店因快遞包裝盒價格上漲近一倍,提前囤紙箱備戰“雙11”;環保界人士則關注即將産生的巨量包裹帶來的資源浪費和環保壓力……

社會各界關于推進“綠色包裝”的呼籲一直存在,不少快遞企業和電商平台也進行了“綠色包裝”探索,但此前行業的總體改進不大。原因之一,在于快遞包裝的成本對企業、商家和消費者的影響似乎沒那麽大。然而,包裝成本和快遞總量的雙重激增,終究讓電商和快遞企業無法回避這一問題,今年的“雙11”,快遞包裝能變“綠”嗎?

從蘇甯的“共享快遞盒”到京東的“青流計劃”

“爲了46個小興安嶺”

“爲了46個小興安嶺”——这是苏宁易购提出的口号。苏宁易购总裁侯恩龙说,2016年我国快递包裹数量超过313亿个,使用的瓦楞纸箱原纸多达4600万吨,占全球三分之一,约等于7200万棵树; 一座小兴安岭只不过有155.5万棵树。所以,今年“双11”期间,苏宁将用更轻便、易携带、可重复使用的“共享快递盒”取代传统的纸质快递盒,“如果电商行业都加入 ‘共享快递盒’计划,不再使用传统纸质快递盒,那么一年内可省下近46.3个小兴安岭的树木。”

菜鳥網絡將在“雙11”期間通過菜鳥驿站全面推廣紙箱回收行動。菜鳥表示,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地,以及全國各大高校的菜鳥驿站,消費者在收件拆包後,可以將紙箱留在驿站,由菜鳥聯合紙箱企業對紙箱進行循環利用,再次制成包裝箱用于快遞行業。

與此前外界呼籲電商平台、快遞企業等采用“綠色包裝”相比,今年企業的積極性明顯提高。這是因爲巨量快遞帶來的成本壓力和環保壓力讓這些企業意識到,“綠色包裝”不是意味著“要我做”的責任,也能帶來“我要做”的經濟效益。

膠帶長度一年繞地球425圈

國家郵政局指導發布的 《中國快遞領域綠色包裝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快遞行業消耗的包裝箱總量約86億個,其中快遞企業直接使用的紙箱約37億個,剩余爲電商平台和賣家的自帶包裝; 塑料袋總使用量約147億個,其中快遞企業直接使用約68億個,其余爲電商平台和賣家自帶包裝;編織袋總使用量約32億條;封套總使用量約34億個;膠帶3.3億卷。

以上數據說明,電商平台、網上店鋪、快遞企業將物品過度包裝、二次包裝甚至“裹粽子”的現象非常普遍,如果將3.3億卷膠帶折合成長度,大約能繞地球赤道425圈。

在各種快遞包裝中,紙箱雖然可循環利用,但由于大部分被當成普通垃圾處理,再利用率不高,造成資源浪費;而塑料袋、膠帶、編織袋中的絕大多數是不可降解的,這意味著這些垃圾將給環境造成沈重負擔。

同時,持續上漲的快遞原材料價格已給企業帶來經營壓力。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快遞紙箱使用的瓦楞紙價格在今年經曆“過山車式”變動:在1月和2月,瓦楞紙延續去年漲勢,維持4000元/噸以上的價格高位;隨後大幅下降,在4月1日—10日,價格爲2795元/噸,之後逐步攀升;進入8月後,紙價再次回到4000元/噸以上高位; 最新數據顯示,9月1日—10日,瓦楞紙價格達4748.3元/噸,爲今年以來的峰值。

瓦楞紙價格上漲,直接帶來快遞紙箱漲價。中通、韻達等快遞企業的工作人員表示,之前快遞包裝箱售價在1元至3元,漲價後變成3元至6元。雖然價格變動主要由消費者和選擇紙箱的商戶承擔,但快遞企業也承受了不小壓力。

不過,快遞包裝的使用“大頭”是電商。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顯示,當前超過70%的快件和包裹來自電商。所以快遞包裝漲價,他們的壓力最大。

淘寶店主“莓子”做手機殼生意,雖然手機殼體積小,但怕壓壞,每個都要用小紙箱,加上每天發貨量很大,她明顯感覺到近期紙箱價格上漲帶來的壓力:“包裝箱價格幾乎翻了一倍,一個手機殼本來就賺幾元錢,現在利潤更薄了。”她還擔心,隨著“雙11”臨近,整個電商行業對快遞包裝的需求有增無減,這就導致“紙箱供貨商說是什麽價就什麽價”。

“莓子”說,給産品漲價能直接把快遞包裝價格上漲壓力轉嫁給消費者,但她暫時沒這麽做。“不敢漲價。行業競爭很激烈,漲價可能就‘掉粉’。”她覺得最好的解決方案是市場上有更廉價的快遞包裝,“比如回收後再生産的包裝能比原紙生産的包裝便宜些,或者有可降解又防摔的包裝袋,我肯定願意選這種。”

“共享快遞盒”降成本利環保

面對“我要做”的商戶,一些電商平台率先牽頭,用“共享快遞盒”等方式增加快遞包裝使用次數,既爲商戶減少成本,也有利于環境保護。

侯恩龍說,蘇甯“雙11”推出的“共享快遞盒”在半年前的“418大促”期間已經試水,用可循環的塑料箱代替紙箱裝消費者購買的商品,由快遞員在“最後一公裏”投遞。如果消費者選擇自提,那麽循環箱就留在自提點,由蘇甯物流統一回收再利用; 如果商品由快遞員送貨上門,消費者驗貨簽收後,快遞員再將循環箱帶回。試點以來,每只共享快遞盒平均每天能使用一至兩次,至今,第一批投放的5萬只共享快遞盒已累計節省約650萬個紙質快遞盒。

侯恩龍說,今年“雙11”使用的共享快遞盒是“418”的升級版,增加可折疊款,便于快遞員回收。他透露,到明年,蘇甯將整體投入20萬個共享快遞盒,廣泛應用于3C、母嬰、快消易碎商品的自提和送貨上門服務,減少紙箱使用。

京東與寶潔、雀巢、惠氏、樂高、金佰利等多個國內外知名品牌推出“青流計劃”,核心也是重複利用快遞包裝盒,計劃在未來三年少用100億個紙箱。

“青流計劃”的快遞盒目前仍是紙箱,但這些紙箱在外觀上簡化了品牌商Logo等信息,保證紙箱可以在電商物流倉庫內多次循環乃至跨品牌使用。包裝盒的大小會根據品牌在電商上的銷售情況確定,在網售時可以直接發包,不需要二次包裝,進一步減少包裝使用量。京東表示,在“青流計劃”中,每個商品包裝可以減重四分之一,八成以上的商品能做到包裝可回收。

“綠色包裝”研發成了學問,使用可降解材料獲專利

利用人工智能算法,倉庫包裝材料至少減量5%

“利用算法優化,幫助倉庫用更小的箱子裝下所有貨品。也就是說,在訂單生成的一瞬間,系統會自動計算出這個訂單需要多大箱子、幾個箱子來裝,找到最省材料的包裝方法。”在菜鳥網絡高級算法專家胡浩源看來,快遞變“綠”要從源頭抓起:減少快遞包裝和相關材料使用量。

智能算法用足每一寸包裝

胡浩源說,之所以想用算法解決包裝問題,是因爲他和同伴去物流倉庫交流時,發現人工包裝環節存在浪費:“倉庫內一般會有幾個固定型號的包裝箱,工人打包經常是一個訂單只裝半個箱子; 或者有些商品雖然體積不大,但很重,還沒裝滿箱子就破了。這都造成浪費。”

從倉庫回來,胡浩源和團隊著手開發算法技術。對這群“技術男”來說,這項技術不算複雜。胡浩源說,人工打包大多靠肉眼和經驗判斷,很難對商品的體積和體重精准估算,但人工智能算法可以做到。用最終形成的菜鳥“智能打包算法”,消費者訂單一來,系統會立刻對商品的屬性、數量、重量、體積,甚至擺放的位置進行綜合計算,迅速與現有規格箱子的長寬高和承重量進行匹配,並計算出需要幾個箱子,以及商品在箱子裏面如何擺放最節省包裝,“整個計算過程,不足1秒。”

從成本看,由于每個箱子空間利用更合理,使得每個訂單的耗材費用可節省0.16元、配送成本可節省0.12元。以一個日均10萬單的倉庫來說,一年至少節省1000萬元。

更大的意義在于保護環境。胡浩源表示,利用人工智能算法,倉庫能較過去減少5%以上的包裝材料。以2016年天貓“雙11”當天産生的約6.57億件包裹數來算,如果用這一技術,一天能節省超過3200萬個箱子; 再以2016年全國産生的313億件快遞計算,這個技術一年可以節省超過15億個包裝箱。

“目前我們所做的只是利用算法更好地將訂單與倉庫現有包裝匹配,下一步還可以實現包裝定制化,即根據倉庫內商品特性、結合消費者購買組合習慣,定制最適合倉庫使用的包裝,快遞包裝耗材有望進一步降低15%以上。”胡浩源說,這將爲整個行業降低成本。

最新在上海投入使用的全球首個全流程無人物流中心采用了類似包裝算法。這一位于嘉定的物流中心由京東建設,除用機器替代人工完成入庫、打包、出庫等物流全流程作業外,“耗材智能算法”也是核心技術之一。系統根據商品類型和重量,與全自動打包系統結合,自動選擇不同規格的打包箱、包裝袋,讓每一厘米包裝材料都能發揮價值。



可降解包裝研發仍有空間

根據 《中國快遞領域綠色包裝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2016年中國快遞業的包裝仍集中在六大類:快遞運單/快遞電子運單、編織袋、塑料袋、封套、包裝箱(瓦楞紙箱)、膠帶。業內人士指出,紙質的運單、包裝箱能降解,但編織帶、塑料袋、膠帶等材料被丟棄後,對環境造成很大壓力。從源頭推行“綠色包裝”,必須加大可降解包裝材料的研發。

“你有沒有注意到,我們的包裝袋上有一行小字 ‘請沿此打開,可重複使用’。”京東物流相關負責人說,他們用的包裝袋不僅具備可反複使用的特性,而且可降解,京東還因此獲得一項專利。

這款“專利防撕袋”用的是采用食品級安全環保的新型塑料材質,包裝材料在堆肥條件下3個月至6個月可分解爲二氧化碳和水,不會對環境産生汙染;封口設計則在保證包裝不容易被破壞的條件下,做出手提設計,鼓勵消費者取出商品後重複使用塑料袋。

在順豐,一個名爲“包裝實驗室”的內部機構瞄准的也是“綠色包裝”研發空間。可替代普通編織袋的帆布袋、用可降解聚丙烯塑料發泡材料做的循環保溫箱箱體、代替傳統填充物珍珠棉的可拉伸珍珠棉、可循環使用的文件封、無膠帶紙箱……這些都是“包裝實驗室”的研發成果。截至2016年,順豐也獲得20多項國家專利。

不過,相關負責人表示,“綠色快遞”仍有探索空間:“理想的快遞綠色包裝不僅要滿足綠色標准,包括輕量化、減量化、循環化、標准化,還要在不影響質量的情況下,盡量節約成本,並通過大數據運算、創新、科技結合,實現包裝與物流運輸全鏈條的適配,減少運輸過程中的包裝材料消耗。”

快遞員沒有積極性,消費者觀念待轉變



送出的快遞箱如何回收

電商和快遞企業實踐“綠色快遞”的積極性在增加。快遞員和消費者,能接受“綠色快遞”嗎?

“我用過1號店的快遞箱回收服務,讓快遞員把快遞箱帶走,就能獲得積分,累計積分後可以兌換商品。”白領陳曉雲說,她注意到1號店有時送來的快遞箱印著品牌商戶的Logo,而不是平台的Logo:“說明是重複使用的,我覺得挺好,很環保。”但陳曉雲也注意到,並非每次快遞員都主動提出將快遞箱帶回去,有時她不得不收下快遞箱,“比如我不在家,留下來的箱子就只能自己處理了”。

業內人士指出,在快遞服務的“最後一公裏”,回收可再利用的包裝是“綠色快遞”的重要環節。提供相應服務的企業也不少,但實際情況並不理想,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快遞員和消費者積極性不高。

“送貨上門再把包裝盒送回倉庫,太麻煩。”一名快遞員直言,他們的收入與配送量直接挂鈎,如果要回收包裝箱,意味著要等消費者拆包,再把紙箱折疊起來帶回配送站。且不說帶著紙箱行動麻煩,等候拆包就要花不少時間。“有些平台對(回收紙箱的)消費者有獎勵,但對我們沒有獎勵,願意做的人不多。”

另一家上海本地生鮮電商負責人說,並非所有消費者都接受循環包裝:“我們平台爲消費者提供兩個包裝選項,一個是可以循環利用的冷鏈包裝,一個是一次性使用的冷凍包裝。從企業角度,當然希望消費者選用循環包裝,可大部分消費者選的還是一次性包裝。”

用什麽辦法才能提高快遞員和消費者的積極性?國家快遞業綠色發展産學研協同創新基地負責人朱磊認爲,“綠色包裝”最終能降低企業成本,不僅能取得社會效益,也能取得經濟效益,所以要讓企業自發去做這件事。快遞員作爲企業的員工,企業可以通過合適的薪酬制度鼓勵快遞員參與快遞箱的回收利用。

在消費者態度上,菜鳥網絡副總裁史苗認爲要正向激勵。一方面,可以用積分等手段鼓勵消費者交回快遞包裝。另一方面,也能引入一些小遊戲,增加用戶積極性。比如,菜鳥網絡聯合支付寶的公益項目“螞蟻森林”,將消費者選擇“綠色包裹”的行爲與“螞蟻森林”中的能量儲備打通,消費者收到標有“綠色包裹”的快遞後,能夠獲得“綠色能量”,將這一虛擬能量累積達一定條件後,菜鳥將與公益組織一起爲消費者在西北荒漠區種下一棵棵真樹。很多消費者受此鼓舞,選擇“綠色包裹”的積極性提高了。史苗透露說,今年才啓動的“綠色包裹”已累計發出500萬個。
文章链接:中国包装印刷产业网 http://www.ppzhan.com/news/Detail/47453.html